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戴钢盔的鬼子
戴钢盔的鬼子

戴钢盔的鬼子

白自在是连滚带爬的跑到秋男的办公室向他述说。

  秋男眯起了凶狠的小眼盯着白自道:”混蛋,一群废物,立即封锁所有街区,就是掘地三尺也要给我找到他们。“缴了警局的一挺机枪和四支长枪并救出一名受刑的女子,李二命令立即向山里撤,看到那女子下体受刑的惨状,赵小曼和刘秀儿又羞又愤,李青山背起了那姑娘,一行人出了远宁城避开大路,刚穿过一片白桦林,大路上十几辆鬼子的摩托车已勿勿驶过,在不远的山道上设下了岗。

  李二知道鬼子已经觉察到了,手一挥,大伙儿都伏下来。李二召来了李森、李凯等人道:”鬼子已经封锁了山道,切断了我们的退路----“”二哥,打吧,冲出去。“李麻子冲口道。

  李二看了看李麻子道:”一定要冲出去,但是这样太莽撞了。“李二看了看李凯道:”李森和李凯跟着我,我们三个人首先引开鬼子,然后你们先冲出去,不用等我们,铁牛你可要照过好弟兄们,可不许丢下一个人。“”明白了,可是二哥你们-----“

  ”我们自有办法,不要多说了,快行动吧!“李二知道说不定说话间敌人的另一队又已出发了。

  李二三人迂回到鬼子岗哨四五十米的南侧一个小土包上,鬼子那闪亮的刺刀已清晰可见。
李二将手中的机枪加在一棵白桦下,对李凯挥了挥手。

  “碰”李凯手中的三八式狙击枪响了,一名端着枪头戴钢盔的鬼子额头被开了一个小孔,仰面倒下,余下的二十几个鬼子立即条件反射似地趴在地上,接着李森也开了一枪,打倒了一名趴着的鬼子,李二沉着地没开枪,为首的一名鬼子大约是觉得敌人的火力弱,手一挥,二十多名鬼子嚎叫着向前冲过来。

  二双眼中闪着复仇的怒火,盯着渐渐接近的鬼子,在二十多米的距离他手中的机枪“突突”地响了,瞬时将鬼子扫倒了七八个,一枚手雷被李森准确地丢进鬼子的人群。

  “轰”近傍的三名鬼子被炸倒在地,李二知道是时候了,三个人勿勿撤出小土包。

  鬼子小队长打红了眼,亲手端起一挺机枪追上来,向着土包狂扫,白桦树树皮被打得四下散落。李二三人已跑进了白桦林中,鬼子小队长跑上土包对着三人的背影扫射,雨点般的子弹泼向李二三人,李二三个被迫趴在地上。

  “他妈的。”李二恨恨地骂了一句。

  “二哥,看我的。”李凯依在白桦树后对准那鬼子队长,扣动扳机。

  “叭-----当”的一声脆响,子弹击穿了鬼子小队长的钢盔,钻入他的脑中,他倒载下去,鲜血和白脑浆溅出来。

  “鬼子也是人,也不过如此麻!”李凯暗想。

  秋男接到了报告,少佐武田云纪被击毙,另有七人阵亡,敌人的小股部队去向不明。

  “八嘎,八嘎。”秋男脸色铁青,他命令将特高课长山口直也和便衣队长李富财叫来。

  各种化妆的探子被派出去,一张严密的情报网张开了。

  又开始下雪了,一月底的东北是最寒冷的季节,大雪封山。

  狼子谷内的山洞里面却是热火朝天的景象,袭击警局已是一周前的事,今天是李麻子和刘秀儿成婚的日子,李二特地将山洞右侧的一个大间让人布置成新房,以平慰刘秀儿受创的心灵。

  当喧哗渐渐寂静的时候,李麻子将刘秀儿找拥在怀中,今晚的新娘子真是太漂亮了,火红的盖头下那白晰动人天娥般的勃颈,肌肤细嫩柔滑,高挺的酥胸将胸襟挺的老高。

  “秀。”李麻子动情而轻声地唤了声,今天在一邦兄弟的扇动下,他有点多喝了酒,要不是李二哥开口他非喝醉了不可,不过他打心眼里感激这邦生死与共的兄弟。

  他用颤抖的双手轻轻揭起了刘秀儿的盖头。

  “哥----”刘秀儿全身轻颤。顺势躺下来。

  李麻子解开刘秀儿胸衣的扣子将她的胸衣向两侧肩膀脱下来,看到那白如凝脂细滑嫩爽的肌肤不由吞了口口水,李麻子将手伸向刘秀儿那温暖柔滑的胸口,刘秀儿突然一把按住他的手仰起俏脸道:“哥,我早已是个不干净的女人了,你-----”

  李麻子一把按住刘秀儿的嘴轻轻道:“秀,别说了,我知道,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个干净的刘秀儿,那不是你的意愿,我爱你。”

  刘秀儿明亮的眸子泪花微闪哽咽道:‘哥,报仇啊----“,在李麻子进入体的瞬间,刘秀儿感到下体内一阵刺痛般的痉挛,她的眼前幻影纷飞,一个面目狰狞年青男人压在了她的身上,她知道他是带着鬼子来村子里的汉奸,另两名汉奸按住她的双腿,年青男人下体一挺,就粗暴地将男人的东西塞进她那玉洁冰清的柔软阴道中。”啊----“刘秀儿一声惊呼,双手推开李麻子。

  ”秀----“李麻子伏下身轻轻吸充着刘秀儿的粉腮,他知道刘秀儿又想起了惨痛的往事。

  于是他停下来,双手轻轻拨弄着刘秀儿那两只尖尖的乳头,使它们勃起来,下体的JJ顶在刘秀儿的阴道口,轻磨着,终于在充分湿润后,李麻子才轻轻的插进去,刘秀儿白藕似的双肩搂着李麻子的颈,在李麻子不断的挺动下,她攀上了一波波的高峰----。

  ”看“李二指着摊在桌子上的一张图道:”这就是鬼子在远宁西区的军需仓库图,由于是在鬼子的后方,鬼子的防守不是很严密,守卫只有六名鬼子和伪军一个班,明晚我们去搞掉它。“”好,手早痒了。“李青山早耐不住了。

  ”怎么!铁牛什么不耐烦了,这可是猎手的大禁啊!“李二笑道。

  ”二哥,这么精准的地图那来的?“李森问道。

  李二将烟点上吸了一口道:”忘了告诉你们,金老大联系上了我们,这是游击队提供的情报,今后我们可要和游击队一起和小鬼子干了。“”就他们那几条人枪行吗?“李森一脸不服气。

  ”怎么,小鬼头不服是不是,要知道人家可从白狼手中救过咱的命,再说人枪可以发展吗,我们的枪不是也更新了,好了不要再讨论了,我想知道远宁城内的路谁熟。“众人沉默下来,竞然一个也不是很认识。

  ”二哥,我认识那里面的路。“一边的赵小曼站起来。

  ”你?“

  ”是,我的老家就住在那里,四年前我们才搬的家,让我带你们去吧。“三更,天寒地冻。远宁军需库站岗的两名鬼子兵将两只手搓在一起塞在衣袖内,长枪就挟在腋下,十米远的一侧一名在高岗楼上值班的鬼子兵打起了呼噜。

  ”嗖“一声轻响,一把飞刀准确地射入那哨兵的咽。一声末哼,他倒了下来,像一袋子谷子一样摔在地上。

  ”谁?“左侧的鬼子一惊,抓紧了手里的枪。

  雪在飞,黑暗的夜一片寂静。

  ”高田君,你是太精神过敏了吧,这么冷的天谁来啊,游击队还远着哟。“右侧的鬼子道:”小心点,听说这儿最近有游击队活动,我去那边瞧瞧。“右侧的鬼子向门口走去,这一走他就再也没回来。

  几分钟后左侧的鬼子发现了情况异常向门口走过去,那个低着头的鬼子又回来了。

  ”嗨,回来了,有事吗?“左侧的鬼子仰上去。

  ”没错,你爷爷我回来了。“李二猛地将铁丝套在鬼子的颈上摞死了他。李森换上了鬼子的服装,端起枪站在那里。

  李二带着其他七名队员摸了进去,将梦中的七八个鬼子和几个伪军一个个抹了勃子。

  接着将弹药装了二马车,赶起了马,李二将导火线加长了点燃,日军的军需库将在15分钟后爆炸。

  ”快,快走。“李二将赵小曼扶上马车,其它的队员全部上了车,马车由身着日军服的李森和李二架着驶向镇外。

  10分钟后,马车从小路驶出镇外上了大路,不久,公路的远处闪起一组摩托车的灯光。李二伏下身对李森道:”是鬼子巡逻队,不要怕,全部由我应付。“摩托车队和马车渐渐接近,摩托车上坐的是日本少将秋男,今晚是他对下属岗哨的抽查。

  到马车他感到有些奇怪,挥了挥手示意放慢速度。

  在二车擦肩而过的瞬间,秋男命令停住了车,看了看两名架车的日军和那些便衣打扮的人问道:”三更半夜什么的干活?“”报告,是奉栋居队长命令连夜向东堡第三十七联队运送物资弹药,明天三十七联队有一次大规模的扫荡。“(栋居队长就是军需库的队长,李二是由情报得知)”是这样。“秋男点点头挥了挥手道”开路“。

  军需库和三十七联队均属于关东军最高司令部直接管辖,他秋男少将无权干涉。

  秋男的摩托车队驶去,李二擦了擦冷汗道:”快走,用不了多久他会听到暴炸的。“”架,架。“李森赶起了马车。

  ”最好是连他们一起炸死。“赵小曼道。

  ”等他们折返我们早上山了。“李凯笑道。

  李二却皱起了眉,他直觉感到那个日军少将是远宁的司令,若真是那样可不是那么容易骗。

  秋男眼前回影着刚才的那一队人,感到有些奇怪,但又说不出怪在哪。

  ”少将,栋居队长不是昨天已另调去南洋了吗,怎么还会在军需库?“秋男感到眼前一亮,大吼道:”对,不好,他们是游击队,快,快追上去,别让他们跑了。“”嘎----“十几辆摩托车同时刹车,转头回追。

  ”二哥,鬼子发觉了。“铁牛回头道。

  李二回头看了看鬼子道:”兄弟们准备战斗。“”哒哒哒---“鬼子摩托车上的机枪开始扫射,子弹呼啸着飞过马车。

  ”架---“李森挥动手中的鞭。马沉重地跑着。

  ”哒哒“李二拖过马车上的机枪两个点射,当头的一辆摩托车头一歪,载向路边的沟内,随之”轰“一声暴炸了,火光冲天。

  枪声炒豆般响起来,子弹打在摩托车上当当响,星光迸现,后面的摩托车全力追上来,车上的机枪扫射着。
 又一辆摩托车冲进白桦林暴炸了。

  眼看摩托车越来越近,突然后一辆马车上的马一声悲叫,一下子倒在地上,反作用力下,车上的赵小曼、铁牛和另一名队员李凤凌连着弹药摔下来。

  “快,快上这辆车。”李二向摔在地上的三个人叫道。车上的枪猛烈地喷射着,李风凌爬上车,铁牛扶着赵小曼向车赶来。

  “哒哒哒----”鬼子摩托车上的枪扫射着,李青山扶着赵小曼跑向马车。

  “轰,轰”远宁镇军需库终于暴炸了,赵小曼和李青山双双爬上了马车。

  冲在最前头的摩托车已冲过倒地的马车。

  “哒哒哒”机枪子弹突突地扫过来。

  “啊---”刚刚上车的赵小曼感到小腿一疼,脚再吃不住力从马车上摔下去。此时第二辆摩托车冲过倒地的马车。

  “小曼----”铁牛一声悲呼,他想冲下去救赵小曼,李二和李凯按住了铁牛,他们知道已来不及了。

  “轰隆隆轰----”在第四辆和第五辆摩托车冲过倒地的马车时,车上的弹药终于也暴炸了,巨大的冲击力将第四和第五辆摩托车炸得当场解体,车身和尸体凌空抛散,将黎明前的黑暗照得雪亮,远处白桦林的尽头,一轮红日即将升起。

  (三)

  “八嘎,全都是废物。”电话的那一头传来司令官朝仓纪的声音。

  “嘿!司令官阁下,我们抓住了一名女俘。”

  “立即严刑拷问,对那些严重威胁我大日本皇军安全的赤匪要毫不留情的消灭,明白了吗?”

  “嘿!明白了,司令官阁下。”

  秋男直接来到了宪兵队。

  宪兵队的后院是一幢只有二层的平房,有十几间,位于地下的便是刑房和牢房了。

  此时左侧刑室内灯火通明,一名年青漂亮的姑娘被双臂拉开吊在两根铁柱子中间,姑娘低垂着头,头发掩住了她的脸,上身的花布袄已被皮鞭抽得破破烂烂,有几处已渗出血丝,姑娘的小腿蓝色的裤筒上流着血,那是她被枪所伤的部位,此时她已昏死过去,她就是被俘的赵小曼。

  宪兵队长长野昌见秋男进来立即行了个军礼。

  秋男看了看吊着的女俘道:“怎么?我们的刑讯专家还没打开她的嘴?”

  长野昌擦了擦汗道:“少将阁下这姑娘别看娇啼啼的,嘴还硬得很。”

  秋男走到刑架前托起姑娘的脸看了看道:“真是个美人啊,长野君不会是怜香惜玉了吧!”

  “不会的,阁下,你来的正好,我正准备用重刑。”

  “好,司令官已来了电话,一定要问出敌人的巢在哪,我要亲自用刑,来人,泼醒她。”

  一边的一名打手提起一桶冷水走到赵小曼身前,将冷水倒在她的头上。

  “唔—”赵小曼一哆嗦,被冷水一激慢慢醒过来。

  秋男走到赵小曼身前,一把拎起姑娘的秀发道:“好姑娘,说,你叫什么名字?你们的目的是什么?你们的队伍在哪?”

  “不知道。”

  “那可就不好了,姑娘,你知道你要是不说出来,我们有的是时间来招待你,有些刑法你可能闻所末闻,怎么样,你可要想好了。”

  “好,我告诉你,我们的目的就是将你们这群东洋矮子全消灭掉。”赵小曼抛了抛湿潞潞的头发道,从一被俘她就作好了牺牲的准备。

  “八-----嘎。”秋男气红了脸但突然间

  秋男好似想起了什么盯着赵小曼美丽的双眼道:“好姑娘我们好像在哪见过?”

  赵小曼偏过了头闭上美目不再开口。

  “哦,我想起来了,姑娘你就是上次在贴对皇军不利的标语而被关山君押回去最后再累关山君阵亡的那个姑娘吧。”

  “不错,我就是,可惜那天你没一起去要不然你已是死尸了。”赵小曼睁开美目盯着秋男一字一顿道。

  “混蛋。”秋男眯起了眼睛狠狠地道:“姑娘,说,是谁救了你,他们有多少人?住在哪?”

  赵小曼轻轻喘了口气蔑视了秋男狰狞的嘴脸一眼道:“不知道,我不会告诉你,矮子。”

  秋男身高只有160CM,生平最恨别人叫他矮子,自从当上少将,内部的人再不敢取笑他但是今天这名女俘却像是故意在刺激他,他狞笑了一声对长野昌道:“统统扒光。”

  长野昌任远宁宪兵队长多时,说实话这么漂亮的女俘他尚是首次碰到,听罢立即淫笑着亲自动手。

  赵小曼痛苦地闭上美目,她知道她落在这群兽类手中身体的贞洁已不能幸免,不由后悔为何不将冰清玉洁的身子交给铁牛,现在后悔也晚了。接着她感到胸部一冷,一只大手撕开了她的胸衣,接着那只大手抓住她白色内衣的领口“哧”地一声向下撕开,内衣向下挂在她的腰上,此时她的上身已全裸了。

  长野昌淫笑着撕开赵小曼的胸衣,看着美丽洁白的女体渐渐展现出来,不由发出淫秽的笑声,赵小曼的两只洁白尖挺的胸乳已完全展现出来,长野昌兴奋地摸索着赵小曼的两侧洁白如玉的香肩,“哧哧”几下撕开她的衣袖,赵小曼的两条白藕似的粉臂便露了出来。

  “啊----畜生---啊”赵小曼尖叫着她感到胸前的两个乳房被捏在了男人的手中,并且一只奶头还被吸在嘴里。

  “长野君,QJ的不要。”秋男阻止了长野对赵小曼的侵犯。长野昌不舍地放开赵小曼那粉红色娇柔的乳头。

  秋男走到赵小曼身前道:“姑娘,怎么样说吧。”

  赵小曼双郏殷红,急促地喘了口气再一次偏过了头。

  秋男掐住赵小曼的下吧,将她的头转过来,右手抽出了战刀狞笑着道:“姑娘,不说不行的。”

  赵小曼转过头看着秋男突然一口啐在秋男脸上。

  “混蛋,阁下你-----”长野昌狠狠地骂了一句,秋男阴沉地盯着赵小曼阻止了长野昌的说话,从袋中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轻轻拭去脸上被赵小曼啐上的唾液,将手帕扔在地上,将战刀对准了赵小曼的左侧乳房。

  战刀贴在姑娘那洁白如玉的乳根,赵小曼感到乳根处传来阵阵凉意,突然大骂道:“你们日本人全是生畜,有本事杀了我,畜生。”

  秋男阴沉的脸上涌起杀意,突然将长刀一转平贴着姑娘平滑的小腹将长刀插入姑娘的裤中,向外一切,姑娘的长裤便落了下来,那一双粉嫩修长的玉腿便呈现出来,秋男淫笑着将长刀从姑娘的内裤中插进去割破了姑娘那条月白色的内裤。

  秋男淫笑着用手将姑娘的内裤退下来一直脱到姑娘的膝部。

  赵小曼闭上的美目中流下了羞愤的泪水尖骂道:“畜生、不得好死的倭贼。”

  秋男蹲下来盯着姑娘那双腿并紧而一片黑绒毛的阴部,淫笑着将刀从姑娘并紧的双腿中间插进去。

  “畜生---啊---”赵小曼感到一个冰凉的物体插进她那两条白腿的中间,惊惧地尖叫起来。

  秋男盯着姑娘的下体突然笑了起来道:“好姑娘,现在该说的了吧,不然可真要QJ你了。”

  “不----”
 秋男站起来看了看长野昌道:“楞着干什么,快将这姑娘的腿给我撑开。”

  “嘿。”长野昌明白了长官的意思,招来两名打手将赵小曼从刑架上解下来拖到刑室中间的一张头低脚高的铁床上,将赵小曼一丝不挂的玉体按上去,将她的两只手分开用铁环扣在铁床的两侧,接着两名打手各自攥住姑娘的一条腿猛地用力将赵小曼的两腿打开,按在铁床的两侧用两个铁环扣住姑娘洁白的脚踝。

  此时赵小曼已知兽行即将来临,她想起了逃脱的铁牛和李二等人,他们还好吗?

  秋男淫笑着爬上铁床目光盯着姑娘那双腿被撑开的根部,又黑又密并却带有亮泽的阴毛整齐地分布在姑娘那细腻的阴户周围,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因两条大腿被撑开到极限而微微裂开一条红红嫩嫩的肉缝,因为紧张,那两片大阴唇还在微微颤动。

  秋男淫笑着将手指伸到了姑娘的大腿根,轻轻打开姑娘的两片阴唇,道:“好姑娘,真是个美丽的处女,皇军大大的喜欢,怎么样说出他们在哪里皇军就可以让你穿回衣服并且保证不QJ你。”

  “不---恶魔,就是死我也不会告诉你,小鬼子,等着,他们会为我报仇的”

  赵小曼起起了那些生死与共的同志,心里暗下决心不管是多残酷的兽行还是死都不能出卖他们。

  秋男淫笑着伏下去将中手中指插进了赵小曼的下体道:“他们怎会知道你会被扒光了躺在这冰泠的铁床上享受无上的快乐呢,说不定他们早把你忘了,而你却要在这时忍受无尽的折磨和凌辱,而且就是他们知道你在这时受折磨又有什么办法来救你。”

  “畜生---死了这条心吧,我不会告诉你们----啊---”秋男将中指向姑娘的下体狠狠地插了进去。赵小曼不由痛得尖叫了一声。

  秋男将中指在赵小曼的下体搅动了几下抽了出来,他的指尖已粘着一些血丝,淫笑着将手指伸到姑娘的面前将血丝擦抹在姑娘那两只尖挺的乳房上。

  “她是你们的了。”秋男爬下刑床对长野昌道。

  当秋男退到左侧那张椅子上坐下来时,长野昌和两名打手已迫不及待地压上去。

  秋男接过一名打手泡来的红茶,看起长野昌等人对姑娘的兽虐,他就是喜欢听到不屈的姑娘在他的手下折腾下失声惨叫。

  长野昌压上姑娘的玉体他将两膝跪在姑娘那细腻白嫩的玉腿根侧,两只手捏住赵小曼那两片鲜红柔嫩的大阴唇,将它们向两侧翻开摊在姑娘的阴毛丛上,伏下去用嘴吸舔姑娘的阴户。

  赵小曼瞪大了美目,两条嫩白的玉腿不停地翻滚着但是被长野昌跪住了大腿内侧根本不能挣脱长野昌对她下体的玩弄。

  “啊---啊---禽兽---啊----”赵小曼感到下体一片刺痛,长野昌的舌头顺着两片被扒开而隐现的肉缝舔了进去粗暴地刺激着赵小曼下体阴道内侧那又红又嫩的肉壁。

  秋男步到赵小曼的头侧看着她不时起伏的两只乳房道:“好姑娘,想起来就说出来,我马上可以命令长野君不这么做,要知道皇军来这里是为了解救你们的。”

  “畜生、畜生—啊----”赵小曼感到下体突然一阵巨烈的刺痛,长野两只手扒着她的两片阴唇,胯下又粗又长的肉棒已捅进赵小曼两腿根处的肉缝里。赵小曼那两只被铁环扣着的两只玉手不由攥紧了,下体撕开般的巨痛使她感到难以忍受,长野昌伏下来捏着赵小曼的两只乳房下体深深地插进她的肉缝中,他感到他的JJ被挟得又紧又酸,他的龟头已顶到姑娘阴道深处的宫口,他狠狠地捏着姑娘的两只乳房,将JJ稍稍抽出一些再使劲捅了进去。

  “啊---”赵小曼发出一声尖叫,她痛得向后抛着头,她的胸剧烈起伏着,银牙将下唇咬出了血。

  长野昌感到下体一阵湿热,他知道这是处女膜破裂而出血了,他勇猛地抽插着,粗壮的JJ上粘满了鲜血。

  “喝喝”长野昌嘴里发着含糊不清的音节,双手按住赵小曼的两只乳房,下体在姑娘出血的阴道内进进出出。

  赵小曼美目含泪,银牙紧咬着下唇,偏着头,竭力忍受下体一阵阵的裂痛。随着长野昌的一次次冲激,乳前两只挺拔的双峰一阵阵地抛动着。

  长野昌感到有一种急需放射的感觉,他再次在赵小曼下体抽插了数拾下,全身一哆嗦,JJ随之一跳,释放了。

  赵小曼感到一股灸热的液体冲击着她下体的深处,她再支持不住昏死了。

  长野昌拨出JJ,看着赵小曼那洁白玉腿根阴毛丛中那带血的肉缝对秋男道:“阁下,处女的滋味不错。”

  秋男看着赵小曼在长野昌粗暴的奸污下昏死感到说不出的兴奋,挥了挥手对长野昌道:“继续。”

  于是一瓢冷水泼到赵小曼的下身,一名打手用赵小曼的被扒下的白衬衣拭干净姑娘下体的污秽再度压了上去。

  “报告少尉,朝仓司令宫电话。”一名卫兵打开刑室的门向秋男报告。

  秋男看了看在刑床上受刑的赵小曼走出刑室。

  “秋男君吗?”

  “嘿!”

  “据内线情报,岩城女中的教师东方玉如是岩城跟游击队有联系,请立即派人跟踪她,注意千万不要打草惊蛇。”

  “情报来源可考?”

  “秋男君,情报是银狼传来的,万分可考,情报来之不易,请千万慎重,一定要牢牢盯着她,这次要放长线钓大鱼。”

  “嘿,明白了,我立即去办。”

  秋男找来特高课长山口直也,找来了岩城女中东方玉如老师的档案。秋男打开档案,首页上是一个美丽大方身着蓝色旗袍的东方丽人。秋男将档案递给山口命令他派得力助手暗中监视东方玉如。山口领命而去。

  秋男回到地下刑室。

  铁床上,美丽的女犯酥胸起伏着喘着粗气,她的两只乳房被捏得又红又肿,被撑开的两条玉腿根处原本油亮齐整的阴毛被一摊摊白色的精液粘成一块块的,两片红肿的阴唇被无力地翻开摊在玉腿的内侧面,阴唇的中间泊泊地流着那乳白浑着血丝的污秽物。

  秋男走进去对长野昌道:“怎么,还不招?”

  长野昌淫笑着道:“这姑娘嘴紧得很,我已轮了她三次,中部和森尾各干了她四次。”

  秋男走到刑床的一侧,抓起赵小曼的头发看着她那略显苍白但娇艳动人的脸道:“怎么,姑娘还不招?”

  赵小曼忍着下体的阵阵刺痛,看了看秋男又偏过头去。“”哼。“秋男扇了赵小曼一记耳光狰狞着脸道:”姑娘,跟皇军对干没有好下场。“秋男放开赵小曼的头发对长野昌道:”将火炉拿出来。“嘿。”那名叫中部的打手进入内侧一间房里取来一个在东北常见的小煤炉,煤炉中的火很旺,煤炭的中间煨着几把烙铁和一些铁丝。

  秋男从煤炉中取出一枚烧得通红的烙铁走到姑娘的身边狞笑着将烙铁在姑娘的眼前晃动着。

  赵小曼感到眼前灸热逼人,惊惧地看着秋男手中的烙铁。

  秋男将烙铁慢慢地从乳房向小腹再到腿根然后在姑娘两条玉腿中间的铁床上按去。

  “哧滋----”烙铁按在赵小曼双腿中间流出的污秽物上,刑室中升起一股淫腥的臭味。

  秋男将烙铁放回到煤炉中道:“姑娘,虽然我很配服你的竖贞不屈的勇气,也很同情你的遭遇,不过皇军为了自已的安全和得到一些有用东西有时候不得不做出一起违背自已意愿的事情,你是一个漂亮的好姑娘,皇军不想将你嫩娇的肉体弄得不像人样,请你好好的考虑考虑我给你10分钟,你可要想好了,要不然这烙铁要是按在你细皮嫩肉的身子上------。”

  赵小曼鄙视了秋男一眼道:“禽兽,没什么好考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完】